“我和我儿子、母亲是一起被确诊的,当我们得知确诊新冠时,内心还是很恐惧

“我和我儿子、母亲是一起被确诊的,当我们得知确诊新冠时,内心还是很恐惧
“我和我儿子、母亲是一起被确诊的,当我们得知确诊新冠时,内心还是很恐惧。经过上海四院医护人员精心治疗,我们很快痊愈了。今天能在家里给儿子过生日,我们真的很开心,非常感谢为我们治疗的医务人员!”5月22日,6岁的果果和他的父亲,给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19病区王慧主任发来在家过生日的照片和信息,感谢该院联合医疗队的精心治疗。据悉,截至5月22日,上海四院累计出院患者已达2018人,其中近60%在70岁以上,90-100岁的老人有262人,100岁以上老人15人。上海四院院长熊利泽告诉记者,“一个多月以来,上海四院作为定点医院,院内医疗制度持续完善,医疗力量不断充实,院感管理严格规范,后勤保障充实到位,离不开上海四院所有医护的努力,离不开国务院国资委联合医疗队、福建国家重症医疗队、山西省医疗队、江西省(吉安、九江)医疗队的大力支援,也离不开国家巡回专家组的倾力指导!”据了解,上海疫情发生以来,为加强对重症、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,国家巡回专家组先后派出多名专家,指导与支援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开展新冠患者救治工作,他们主要来自呼吸、重症医学、传染病、老年病和感控等专业,多次参与国内外新发感染病防治任务。40天来,各级专家团队将以往抗疫经验倾囊相授,科学指导,与上海四院并肩日夜奋战。在国家巡回专家组邱海波、杜斌、刘清泉、杨毅等专家教授及上海市专家组张文宏教授指导下,上海四院与援沪医疗队全力以赴,成功救治重症患者。94岁高龄的黄老先生,是该院转为新冠定点医院后收治的第一批患者。他是一名老党员,1946年加入解放军,先后参加过淮海战役、解放上海战役、抗美援朝、海南岛空战。确诊后,黄老先生转入上海四院,病情非常危重,呼吸困难、高热、意识已接近昏迷状态。老人还合并脑梗死、高血压、冠心病、糖尿病等多种基础疾病。入院后,国家卫健委督导组重点指导,院内外多学科联合会诊,采取抗病毒、低分子肝素、雾化吸入等治疗,同时给予新冠肺炎康复者恢复期血浆临床治疗,通过体位管理及呼吸功能训练,让老人的肺通气功能得到充分改善。医护合力奋战48小时后,黄老先生转危为安,在转入后第3天发热完全控制并恢复意识,第5天新冠核酸检测两次阴性后转运至非定点医院继续治疗。出院时已经可以通过视频与家人交流,不久就完全恢复健康。93岁的陈阿婆,4月18日收入上海四院感染科,除了新冠,还患有冠心病、慢性心功能不全、慢性肾功能不全、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、脑梗后遗症等基础疾病。入院以后专家组给予降压、扩血管、控制心率、抗凝治疗,同时给予小分子抗病毒药物口服。近日,陈阿婆已顺利痊愈回家。4月30日,上海四院15楼病区来了一位特殊患者。73岁的朱女士,2002年肾移植,长期口服抗排异药物,既往有糖尿病史,反复尿路感染。入院后出现高热、大肠埃希菌药物感染、金黄色葡萄球菌尿路感染、左手臂皮肤感染,输液部位局部皮肤脓肿。多重感染大大增加了患者的治疗难度,病区主任多次提请上海市专家会诊及院内专家会诊,并联系到当年给朱女士做肾移植手术的市一泌尿外科主任,调整抗排异药物剂量,调整抗感染治疗方案,经过不懈努力,目前患者体温平稳3天,基础状况良好。熊利泽介绍,目前,医院救治工作正进入最后攻坚阶段,治愈出院患者数连日高出收治患者数。但是,在院患者中高危老年患者占比相当大,容不得有半点放松和大意。(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颜维琦)责编:秦雅楠

Posted on 2022年5月26日 in 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by admin

Comments on '“我和我儿子、母亲是一起被确诊的,当我们得知确诊新冠时,内心还是很恐惧' (0)

Comments are closed.